从四个角度深入理解如何发扬斗争精神

作者: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天津职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 沈元军

习总书记在2019年秋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时强调,“广大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要经受严格的思想淬炼、政治历练、实践锻炼,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顽强奋斗。”习总书记的讲话,着眼当前形势任务,统揽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深刻阐明人发扬斗争精神的核心要义、本质要求,句句嘱托、声声告诫,振聋发聩、催人奋进,激励着新时代人特别是年轻干部坚定斗争意志,直面风险挑战。对于新时代中国人来说,要深入学习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发扬斗争精神和增强斗争本领,就必须从四个角度深刻理解和领会发扬斗争精神内涵。

马克思主义始终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发扬斗争精神,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的必然要求。唯物辩证法是引领马克思主义者创造新世界、新事物的锐利思想武器。对立统一规律是唯物辩证法的实质与核心,它从世界观的高度把握事物变化发展的内在动力,从根本上回答了事物为什么会发展的问题,揭示新事物的产生规律。矛盾是反映事物内部和事物之间对立统一关系的哲学范畴,矛盾的对立属性又称斗争性,其统一属性又称同一性。同一性和斗争性构成事物的常态。对立统一,说的就是一切事物中包含的矛盾方面的相互依赖和相互斗争,“决定一切事物的生命,推动一切事物的发展。没有什么事物是不包含矛盾的,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所以,斗争精神就是人们对事物客观矛盾的主观把握与自觉反应。发扬斗争精神,就必须深入理解矛盾的同一性,尤其是斗争性在事物发展中的作用,“不断强化问题意识,积极面对和化解前进中遇到的矛盾”“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推动事物发展”。

我们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发扬斗争精神,是准确把握唯物辩证法的矛盾的斗争性、新事物的产生发展规律的内在要求。在唯物辩证法看来,矛盾的斗争性在事物的发展中起主导作用,新事物必然通过矛盾的斗争性为自己的生成开辟道路,而矛盾的斗争性为新事物发展壮大提供根本保证。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矛盾不依外部的客观环境而生灭,也不以人们的主观好恶而增减。由此,新时代中国人清楚认识到,新事物通过斗争方能赢得自己的诞生和发展,新时代仍然是伟大斗争的时代。今天,面对新时代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我国改革发展稳定面临的新情况新矛盾新问题,发扬斗争精神,突出表现为敢于直面矛盾问题,敢于迎接风险挑战,以“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魄力和勇气,敢于出击,敢战能胜。唯物辩证法的矛盾的斗争性、新事物的产生发展规律与人的斗争精神具有内在一致性,为发扬斗争精神提供理论指导。

斗争精神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重要品质。发扬斗争精神是中华民族突破自我、保存自我经验的总结。2014年习总书记在布鲁日欧洲学院演讲时指出:“我们的先人早就提出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思想,强调要‘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这些思想体现着斗争的精神,是中华民族不断突破自我的内在要求。但这种突破自我的内在要求不拘泥于斗争本身,而是致力于在矛盾的破解、风险的化解和在新事物的生成中保存自我、发展自我,这也是支撑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始终连续的优秀精神特质。纵观中国历史,千百年来,正是披荆斩棘、敢于斗争,使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从未间断;正是战天斗地、敢于斗争,使华夏民族幅员辽阔,和谐共生;正是不屈不挠、敢于斗争、不畏艰险、一往无前,使中华民族在历经多次动荡波折的历史沉浮后,始终保持昂扬向上的生机活力,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盛世王朝;正是不畏强暴、敢于斗争,不怕牺牲、不怕流血、迎难而上,使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在沉寂一个世纪的磨难与探索之后,重新踏上阔步前行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变革和开放是不断突破自我、保存自我的内在要求,也是发扬斗争精神的外在展现。正是这种不断突破自我的斗争精神,才使中华民族保存自我的基础上自信地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由此,中国从成立之日起,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发展者。

一要防范外在的风险挑战。发扬斗争精神是中华民族步入新发展阶段的客观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百年夙愿将由梦想变为现实。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进入各种风险挑战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面临的重大斗争不会少。“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前进路上,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在斗争中争取团结,在斗争中谋求合作,在斗争中争取共赢,才能转化风险,敢战敢胜。置身于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我们坚持“美人之美、美美与共” 的文明交流,但环顾世界,“文明较量”、“文明冲突”等老调依旧在弹;我们主张“协和万邦”“天下大同”的“和”的国际关系,但放眼四海,“一国独霸”或“几方共治”的国际格局犹存;我们呼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经济发展,但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你输我赢“零和游戏”依旧盛行……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就越处于国际矛盾的风口浪尖,甚至遭遇形形色色的封锁、遏制和打压。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时代关口,无不提醒我们船到中流、人到半山,注定是愈进愈难、愈进愈险,必然是不进则退、非进不可。正当其时,发扬斗争精神,唤起“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卫国的英雄气概,激起“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报国情怀,无疑是新时代中华民族步入新发展阶段的必然要求。

二要防范内在的风险挑战。发扬斗争精神是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客观要求。新时代中国肩负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等一系列艰巨的历史使命,必将迎来国际国内更为复杂的风险挑战。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进一步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把我们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必须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坚定斗争意志。70年风风雨雨让中国人民在面对风险挑战时具有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和乐观精神。有风有雨是常态,风雨无阻是心态,风雨兼程是状态。“不虑于微,始贻大患”。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面对“四大考验”“四种危险”,一些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还存在斗争精神不足、斗争本领不强的问题。有的有软骨病,不愿斗争;有的有恐惧症,不敢斗争;有的有无能症,不会斗争。历史告诉我们,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支队伍,如果失去了斗争意志和斗争精神,是非常更可怕的。坚定斗争意志、发扬斗争精神,当严峻形势和斗争任务摆在面前时,我们骨头要硬,不能胆怯、不能当逃兵,要敢于出击、敢战能胜。“涉深水者得蛟龙”。发扬斗争精神,与一切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作斗争,推动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取得更大进步。

发扬斗争精神,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斗争精神是人必须具备的党性品格,它推动人类历史的进步和社会形态的更替;斗争精神是中国人的品质垂范,它创造一个又一个惊天动地的人间奇迹。当代中国人,必须保持“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坚持“立根原在破岩中”的斗争定力,坚定“千磨万击还坚劲”的斗争品质,发挥“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应对力,发扬“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斗争精神。新的历史时期,当代中国人必须头脑要特别清醒、立场要特别坚定,牢牢把握正确斗争方向,做到在各种重大斗争考验面前“不畏浮云遮望眼”“乱云飞渡仍从容”。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于亮剑,不做“开明绅士”;在矛盾冲突面前敢于迎难而上,不做“逃避者”;在危机困难面前敢于挺身而出,不做置身事外者;在歪风邪气面前敢于坚决斗争,不做凡事都是“好好好”“是是是”的“老好人”。

发扬斗争精神,牢牢把握斗争方向、立场、原则。人的斗争是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的,大方向就是坚持中国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不动摇。当代中国人要树立为党的事业斗争,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斗争,为总体国家安全斗争,为国家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则斗争,为人民根本利益斗争,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斗争的坚定信念。我们人的斗争,从来都是奔着矛盾问题、风险挑战去的。当代中国人,要以“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必定有我”的历史担当,保持充沛顽强的斗争精神,敢于“啃硬骨头”,敢于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和军队建设、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方面的各种风险挑战作斗争,全力打好打赢每一场“斗争”攻坚战。

发扬斗争精神,汲取斗争智慧、掌握斗争艺术。当代人需要夯实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思想根基,把握善于斗争的艺术。矛盾具有普遍性,也具有特殊性。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在实际工作中,领导干部要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坚持有理有利有节,合理选择斗争方式、把握斗争火候,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要根据形势需要,把握时、度、效,及时调整斗争策略,找到合适的斗争策略和方法;在各种重大斗争中,要坚持增强忧患意识和保持战略定力相统一、坚持战略判断和战术决断相统一、坚持斗争过程和斗争实效相统一。这就要求领导干部不断加强理论,不断提高自身的理论素养,深入分析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面临的各项重大挑战,从中汲取斗争智慧,不断强化见微知著能力,对潜在的风险有科学预判,不断增强斗争的本领。

发扬斗争精神,加强斗争历练,提高斗争本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领导干部加强斗争历练,有组织、有计划地到打赢脱贫攻坚战、治理生态环境、应对重大自然灾害、处理群体性事件、打击黑恶势力等重大斗争一线去真刀真枪磨砺,多当几回“热锅上的蚂蚁”,多接几次“烫手山芋”,强弱项、补短板,学真本领,练真功夫,不断涵养和磨砺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

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新时代的中国人,越是关键阶段,越不能忘记党的初心使命,越不能丧失斗争精神。“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襟度。”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新时代中国人,永葆斗争品质,发扬斗争精神,定能克服新长征路上的“娄山关”“腊子口”和“雪山草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砥砺前行。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